实录:电视体育播音主持人大会 名嘴共线奥运

北京2008年奥运会奥运活动全国电视体育播音员、主持人大会主持人大会新闻

白岩松:刚刚我最喜欢孙哥报告当中的一句话,叫“我们是一支团队”,我非常喜欢这句话。

接下来我要谈几点,但是我是以一个体育频道的观众的身份来谈,为什么这么说呢?我知道昨天刘建宏很辛苦,我知道他很郁闷,但是我更辛苦,我看到4点的时候才觉得看了一场不错的比赛,我家里的频道一直锁定在五频道,我只从观众的看到跟各位谈点看法。

第一,我觉得体育解说员是记者、是新闻人员的一部分。有人问你是不是政治的说法,我说不对,恰恰是业务和我们自身成长的需要。因为就在前几天刘建宏我们聚会的时候,他举了宋世雄老师的例子,说当初国外的球队来到中国的时候我们对他们的资料很缺乏,说当时宋老师就想到了扣留了他的护照,然后了解了他的全部资料,建宏说因为我们是记者啊。

第二,,客观中追求个性。我的知觉我觉得是观众对我们的需求,因为随着观众个人素质的提高,将对那些过于洋溢在客观事实表面上的个性将越来越厌倦,不信你问问自己。因此在未来体育赛事的转播过程中,恐怕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客观感,接下来要强调个性。但是我这里要插句话,任何事情不能说我注意了这一点就忘掉了另外的一点,我觉得对于个性的追求应该更加专业化和作为一个群体化。我甚至觉得体育频道应该有意识的打造不同的体育播音员、主持人的个性,但是前提是客观的。

第三,刚刚我跟赵老师说的时候,赵老师也写了那几个字,就是我们是不是过于强调了专业化。我觉得在过去万金油化的时候我们都强调专业化,但是在体育这个赛事里头由于非常强调专业化我倒想强调泛体育化,我更认为我们的体育解说员、播音员应该是几专多能,如果你只是一专而多不能,你就不能理解在昨天CCTV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当中为什么韩晓鹏

、郑洁、晏紫同时出现在获奖当中,所以更要求我们有泛体育的能力,当然是几专多能,如果我们只是专而不能多能恐怕任何一个体育频道,不管是中央台还是地方台,一旦做综合体育赛事的时候就会在人才方面捉襟见肘,08年奥运会这是一个大问题。

后两点是我个人的看法。第四,我认为讲政治在电视和媒体这个工作过程中应该是通过业务过程中实现的。比如面对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我们要讲的政治,有很多,比如说超越胜负的,比如说全民参与,比如大国气度的,比如16天赛事只是北京奥运中的一部分,比如说分众化的,如果我们只谈字面的在节目里面强调只是讲政治,但是如何分解到每项赛事中,出现了我们的失利我们是什么心态,当我们的强势项目跟外国选手竞争中你输的时候你能不能讲大国气度,这一切都是通过业务能力去表达的。

我非常担心我们直接讲政治,忘掉了讲业务,我觉得我们主要是通过讲业务的过程中讲政治的。在我看来我觉得美国电影人是最讲政治的,但是是通过讲业务讲政治的。

最后一句话,我觉得我们未来的使命,这可能是离体育稍微有一点距离,但是直接相关。我觉得不用去回避,因为历史是不能回避的,从80年代,从宋世雄老师,我说的是电视时代,一直到孙哥、韩乔生他们,一直到90年代中后期到现在,都为我们体育,就是我身边的这些朋友和在座的各位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在我们从90年代中期到现在的时候,更多的使命承担的是三点:

但是这两年我越来越困惑,下一个目标是什么,我觉得今年我慢慢清晰起来了,中国所有的传媒责任恐怕要在中国全面走向共勉社会的道路上承担更强烈的责任,我们将告别舆论监督,因为舆论监督是强烈的属性,应该全面在走向公民社会的过程中我们承担乡相应的媒体责任。媒体社会不是一言堂的,更多元的、更法制的,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要干什么?我觉得未来我们的关键词将变成理性、科学、事实、细节、前瞻性、准确的定位,你不能过高的看待媒体的力量,像我们过去几年想像的一样,也不能过低的看待的能力,核心是理性和科学精神,我觉得我们要伴着中国一起崛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