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当国家队教练? 包宜鑫:我在俱乐部教球

去年的天津全运会,包宜鑫和老搭档汤金华一起夺得女双铜牌,当时认为这位曾经遗憾无缘里约奥运会的双打名将会在新的奥运周期中再展宏图之时,全运会结束仅三天,包宜鑫就宣布了自己的退役决定。

“其实就是我的伤病实在有点太多,包括膝盖和腰,肩膀也不太好,其中最严重的应当是膝盖,感觉跟不上系统的训练,同时可能看到了自己的局限性吧。”在接受BWF世界羽联采访时,这位尚不满26岁的“老将”这样解释着自己突然的告别。

而在包宜鑫挥手告别的那条微博里,还有另外一个决定瞬时在羽毛球圈里炸响,“跟原来的自己再见吧,满血复活后,我还是那个小包几,但叫赵娅彤。”一时间,这则微博仿佛一声惊雷,每个人都在寻找包宜鑫突然改名的原因,但是遍寻网络,还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甚至当你在百度中搜索“包宜鑫”的时候,第一条推荐总是“包宜鑫为什么改名叫赵娅彤”。

“改名其实不是突然的事情,还是因为家庭的历史问题,我的家庭本姓是‘赵’,但是战争时期,爷爷被一个好心的姓包的家庭收养,所以我爷爷也就改姓‘包’,直到爷爷快去世的时候才被之前的家庭找回来,后来爷爷去世时把名字改了回来,之后我的爸爸也改了回来,”包宜鑫这样诉说着“赵娅彤”的由来。“但是因为我在国家队,要是改名字的话,牵扯范围太广,不太好操作,直到离开国家队后,我才改了回来。”

退役后的包宜鑫不仅在湖南湘潭大学攻读法律专业,而且还有一个小时候的梦想等待她去实现。“其实我就读法律专业并不是我的兴趣,只是因为我妈让我选的,”一向爽朗的湖南姑娘的回答令人颇感意外。“现在我利用毕业前的空隙来悉尼学习英语,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出国读书,体验不一样的生活。目前来到这边一个多月了,听力方面有一些进步,不过出国之后还是发现,需要面对的困难更多,任何事情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

走下羽毛球场,新的留学生身份和自己以前的运动员身份相距甚远,这样的转变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无法及时应对,同时也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对待周边陌生的一切,“(成为留学生后)感觉精力特别累,每天都是需要百分百去听老师说的话,然后还会做一些你不会做的事情,这和以前打球很不同,打球时候肌肉都有记忆了,是一个比较习惯的事情,(现在)很锻炼自己的生活能力。”

身在悉尼的包宜鑫很忙,白天不仅需要学习英语,晚上为了应对澳大利亚的高额物价,勤工俭学的她还会去当地的羽毛球俱乐部教球。“这种经历让我既可以锻炼自己,同时又能得到所需的生活费,我的学员是一些成年人或是青年球员,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只会说英文,所以跟他们在一起也对提高我的英语水平很有帮助,”而包宜鑫世界冠军的身份也同时为自己树立了威信,得到不少加成。“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后都更加认真的学球了,哈哈,我觉得自己是一位偏温和的教练吧,不过正在向严厉型转变。”

“以前当队员的时候更多是执行计划,而做教练就需要考虑更多,钻研的更多,让我收获最大的就是我要去学会如何用合理的表达方式让学员们用最短的时间理解其中的精髓。”对于自己的执教秘诀,包教练毫无保留的分享着。

就是这样一位勤工俭学的世界冠军,在追寻自己梦想的时候,却还是遭遇了一些看似荒诞的流言蜚语,此前曾经有媒体爆料“包宜鑫将会加盟澳大利亚国家队担任教练”,针对这样的传闻,一向开朗、乐观的包宜鑫瞬间严肃起来,“我在悉尼只是单纯的想体验国外的生活并学习语言,现在的我只是在一个普通的羽毛球俱乐部教一些学员打球,澳大利亚国家队在哪训练我都不知道!”

采访当天正值中国的七夕节,而包宜鑫和男双队员刘成的恋情早就被大众熟知,以前在刘成取得突出成绩的时候,包宜鑫总是给自己的男友“泼冷水”,不过退役之后的她却更冷静起来,“以前我在打球的时候对成绩要求比较高,但是现在觉得尽力就好,所以他(刘成)打任何比赛我都不会要求成绩,只要做好过程就好,这样也不会给他造成太大压力。”而在最后,包宜鑫还不忘撒一波狗粮,“只希望他不要受伤就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