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帅离队恒大退场?

自从恒大集团陷入财务风波,曾作为金字招牌的恒大足球仍然努力保持着稳定,有媒体报道称俱乐部已经在年初得到了集团的足额拨款,至少能保障本赛季的运营。

当然,随着母公司的风波愈演愈烈,又有声音说俱乐部的资金已被挪用,很可能从10月份起无法正常发出薪水。

现在,卡帅这位标志性人物的离队,并以放弃合同期最后十一个月薪水的方式离队,等于对外界挑明了俱乐部的真实财务状况。

生存还是毁灭,这个问题曾拷问过江苏足球、天津足球、河北足球,现在需要广州足球给出答案。

尽管目前无论是恒大集团,还是俱乐部层面,还是相关政府部门、行业协会,都还没有就广州足球俱乐部的现状和前景给出任何定论,但事态的发展已经很难让人乐观。

根据中国恒大2021年半年报的数据,开源证券测算,在假设无再融资、未来销售保持 8 月水平的前提下,恒大未来一年内的销售回款、加上货币资金后,要偿还短期有息负债 2400 亿元,仍有超过1100 亿元的资金缺口。

夏天以来,市场上已经多次传出恒大希望转卖资产、套现还债的消息。包括恒大香港总部、恒大汽车、恒大物业,都曾被拿出来兜售,但并没有实质性进展。可见,经济寒冬之中,买家的数量、实力和意愿,对恒大的债务处置工作都是巨大的挑战。

9月29日早间,恒大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恒大南昌向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售盛京银行约17.5亿股的非流通内资股,对价为每股人民币5.7元,合计人民币99.93亿元。

这也算是恒大终于回了一口血。但这笔钱,相对于1100亿元的短期资金缺口,仅是杯水车薪,何况还有1.97万亿的总负债规模等着恒大化解。

当然,在理论上,恒大的资产价值仍能覆盖总负债,手上也不乏一些优质资产,化债之路或许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恒大集团和足球可能仍然会渐行渐远。球迷们可以参考海航集团的例子。海航集团也曾以极高负债的方式大举多元化扩张,总负债规模一度超过7000亿元。有趣的是,外媒在2015年前后,曾报道海航集团有意收购西班牙人俱乐部。

2019年年底,海航集团的资金链逐渐断裂。2020年2月29日,由海南省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委和机构共同成立了联合工作组,进驻海航集团,推进风险处置工作。

经过了长时间的重整,目前海航已经给出了后续发展方向。9月18日,据海航集团微信公众号消息, 海航将拆分为四个完全独立运营的板块——航空板块、机场板块、金融板块、商业及其他板块,相互完全独立,确保各板块各自回归主业、健康发展,避免“盲目多元化”。

回到广州足球,包括中国足球,挥别恒大之后的下一步要怎么走,已经无法回避。

只是,无论是已经倒下的苏宁俱乐部,还是仍然在煎熬之中的重庆、河北等俱乐部,有太多的例子告诉我们,以目前的宏观经济和市场状况,要找到有意愿、有能力投资足球的企业实在是有难度。

而从天津津门虎的起死回生,再到河南嵩山龙门、沧州雄狮、山东泰山等一系列球队的境遇看,地方政府撬动旗下国资进驻,几乎是目前条件下最现实可行的足球俱乐部救助方案之一。

回顾广州职业足球的历史,恒大集团入主之前,广州足球的上两次混乱期,其实也是本地国有企业维系了球队的生存。

2002年到2005年左右,广州足球经历了一段黑暗的岁月,股权几经转手,球队状况和成绩都十分不稳定。2006年,在广州相关部门的牵线协调之下,广药集团强势入主广州足球。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是广州市政府授权经营管理国有资产的国有独资公司。

广药集团接手之后,广州足球确实有了新气象,球队顺利冲上中超,并稳居中超中游。不过,2009年,广药队陷入假球风波,被判降级。随后,广药集团也决定在三年合约期满后不再续约,于2009年底退出广州足球。

国内球迷现在大部分只记得2010年初恒大集团正式入主广州足球,也挽救了广州足球。不过实际上,在恒大之前,广州市属国企广汽集团已经在和广州足协谈判,并且基本确定将出资支持广州足球,当时只是在讨论是由广汽直接管理球队,还是仅作为赞助商。

这两段历史,放到今天仍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一方面,应该不需要怀疑广州本地的行政力量是否有意愿保留下广州队这块招牌。

另一方面,作为一线城市,广州应该也有足够的家底能够支撑足球俱乐部的正常运行。广药集团和广汽集团都是广州市国资委的直接监管企业,包括这两家企业在内,广州市国资委一共有23家直接监管的企业。

当然,这里绝非淡化广州队的危险处境,能否跨过这一关,广州足球仍然处于浓雾之中。无论是恒大集团,还是俱乐部,所面临的情况可能都是广药时代,甚至苏宁、天海当时的情况所不能比的。

目前足球产业变现能力极差,中性名改革之后,连为企业宣传的功效也大打折扣。任何性质的企业,在作投资决策时都会考虑收益何在,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目前广州队的运营成本实在有点高。根据《体坛周报》报道,艾克森税后年薪超1000万欧元,俱乐部税前支出超2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5亿。高拉特的税后年薪更是超过1300万欧元。

参考天津津门虎,同样由国资托底,今年预计投入在一到两个亿。广州队,无论从短期的生存问题,还是未来寻找新东家,都急需把成本降下来。好在,和当初的泰达比起来,广州足球俱乐部应该不存在巨量的欠薪问题。

另外,即便真的有新资方愿意接手俱乐部,股权转让时,大概率又会碰到之前多家俱乐部在转让时和前任母公司在账面上的巨额欠债问题。根据俱乐部在新三板上披露的2019年财务报告,俱乐部总负债为66.3亿元。虽然这里实质上主要是恒大集团向俱乐部的输血,但如此巨大的账面数字,如何处置,总是需要一个定论。

作为国脚大户、归化球员大户,广州队的动态,又牵动着国家队的神经。状况之复杂,需要各方的智慧。

从房地产市场的巨变,到多家俱乐部出现危机,恒大足球出现今天的问题并不令人意外。

早在2020年年底,体育大生意就统计过中超俱乐部母公司惨淡的财务状况。到了2021年年中,参与中超的房地产企业虽然境况略有好转,但依旧是危机重重。

形势不等人,在急转直下的市场环境下,中国足球变革的脚步还是慢了一些。现在终于连恒大都无以为继了,中国足球真的应该好好想一下,未来要怎么走。

往好的方向看,危机中总是暗藏着机会,资金链断裂后,至少倒逼俱乐部把球员的薪酬降了下来。

但降薪酬仅仅是第一步,中国足球一天不解决自我造血的问题,就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局面。因为哪怕成本再低,只依靠外部输血,也总有断奶的可能性。

很多人提到俱乐部的股份制改革,包括有消息称广州队未来也有可能引入多方的投资者。目前来看,这样的改革可以降低风险,但也不解决核心问题,只不过由一方输血,变成了多方输血。而且多个投资人如何协调合作,又会引发新的问题。

随着中国将举办世俱杯和亚洲杯,一批专业球场将投入使用,可能会给俱乐部增收提供新的思路。

之前,上海海港与上海久事集团就组建合资公司,将负责上海海港新主场浦东足球场的运营权。9月22日,体育大生意报道,中赫集团和其他两家企业联合拿到了新工体40年运营权。换言之,中赫集团可以分享新工体在国安比赛以外的收入。

具体到广州队,恒大足球场仍然在平稳建设之中,如果未来广州足球俱乐部能够参与到足球场的运营,那么对于新的资方来说,无疑增加了一个投资广州足球的理由。

当然,这也不是万能之药。体育场能否产生正现金流,有太多因素会产生影响。工体的位置优越,收益可能会高一些。恒大足球场离广州市区较远,周边配套也有待发展,前景如何无人能够预测。

而对于更广泛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来说,也不可能人人都拥有自主产权或者运营权的体育场。中国足球的自我造血之路,还很漫长。

丘吉尔曾说,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现在中国足球面对的这场危机,真的会是触底反弹的拐点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