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共和:李鸿章解读“权力”——仅凭这一段就对得起评分97

斩杀黄瑞兰、赦免方伯谦、奖励邓世昌、刺激刘步蟾,李鸿章宝刀未老,一番操作以后让北洋水师重振雄风、士气高涨。李鸿章退回二堂,跟班盛宣怀自然要追捧一番,当然,李鸿章今日确实一展了昔日“淮军统帅”的风采,绝对值得盛宣怀给予“今日长了见识”的钦佩。

“宣怀在屏风后听得真切,见中堂今日在堂上,杀一个,赦一个;奖一个,激一个;一下子就凝聚了军心,焕发了众将的忠勇气概!”

身为晚清文官之首,身为大清的肱股之臣,李鸿章听到了太多的逢迎言辞,盛宣怀虽为心腹却也未能打动李鸿章。如此巅峰操作,竟也能轻轻带过,只给了一句“不足为奇”的回应。

只是,李鸿章之所以前往北洋视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北洋舰队参与走私”,可李鸿章今日只施展了“用兵大手笔”却对水师走私一事只字未提,这让盛宣怀颇为不解:

诚然,军舰走私不等同于“擅离职守、点名不到”,不等于自怨自艾、借鸦片麻醉自己,甚至都不等同于贪污腐化、挪用军需,这是对整个北洋舰队的抹黑,牵扯面太广、牵扯的官兵太多。在朝廷即将前往北洋阅兵的当口,大局稳定压过一切。有鉴于此,李鸿章才会放弃对“军舰走私”的追查。

只是,盛宣怀有点不理解了,明明是现成的“杀人立威”的大好机会,既然自己的心腹旧部都能说杀就杀,为何就不能借着“军舰走私”的念头“抓一批、杀一批”,以起到敲山震虎的实际效果呢?就算大局需要稳定,如此恶劣的行为,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听完这句话,李鸿章开始了一大段对“权力”的经典解读,仅凭这段解读,《走向共和》就对得起豆瓣给出的恐怖高分——9.7。

“要杀人,没人比我更便当,北洋在手,军权在握,想杀谁使个眼色,就会有人忙着帮我去杀。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为官者,不可不戒。”

“身怀利器,杀心自己”,别管年龄长幼、能力多寡,抑或后台强硬与否,只要手握权力就具备了与之对应的决策覆盖范围。在北洋舰队这一亩三分地里,上至水师提督丁汝昌,下至各舰普通将士,李鸿章手握绝对的生杀权力,区别只在于李鸿章会给朝廷以不同的解释理由而已。

诚然,“杀人立威”于军中极为有效,而且千百年来屡试不爽,可李鸿章为何说“为官者,不可不戒”呢?

“倘若有了杀生之权,就嗜杀无忌;有了行政之权,就作威作福;有了度支之权,就为己敛财;甚至有一点小小的权力,比如说啊,县衙的差役、收税的小吏、官员的随从,如果把权力都用得无所不用其极,那真是国将不国啊!”

常言道,“权力是男人的”,对于晚清这个特殊的时期而言,这句话用到个别女人身上依然有效。李鸿章主张遏制权力的滥用,原因在于两点:

首先,权力的滥用无疑会严重伤害基层民众的切身利益,所谓“物极必反”,这种由权力产生的压迫如果达到一定程度势必会出现反噬,也就是封建统治阶层最为忌惮的暴乱、造反,这也是李鸿章将权力滥用的最终结果归结为“国将不国”的原因所在。

再者,权力的运用在于循序渐进,在于逐步建立权威,正如李鸿章治军,如果稍微有错就下令杀人,再有更大的过错该如何处理?挖坟掘墓、挫骨扬灰?

那叫报复,不叫管理。再如拥有“度支之权”的官员,如果上来就把该管资源全部搬空,你还想不想过,想不想活了?所以,李鸿章反对权力的“滥用”而非“禁用”。

当然,关于第二点的论断有些消极负面,但事实如此,道理相同,所谓“万恶淫为首”,“度”的把握几乎能够决定所有人的命运。

“一个当权者有了权力,第一要紧的是什么,不是运用权力,也不是滥用权力,而是要遏制自己的权力欲啊!”

“遏制自己的权力欲”,就是要保证对手中权力使用“度”的把握。这里的“当权者”有两种类型——类似李鸿章这种“上位者”、“当权者”;再就是类似县衙差役、收税小吏、官员随从这类“上有管,下有辖”的基层官员。

如果李鸿章这类大佬把握不好权力的“度”,小至害人害己,大到祸国殃民,乃至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之上,这就是“奸臣”。

如果差役、小吏、随从这等小官只想“运用权力”,就只会想着“管人”而忽略面对上级领导的“服务”角色,仕途升迁恐怕再无希望,《蜗居》中的宋思明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要是只想着“滥用权力”则更为危险,害了自己不说,还会连累了上级领导。因为管家、随从乃至轿夫受贿而连累本主的案例,可谓屡见不鲜,这就是“滥用权力”带来的典型后果。

所以,就整个晚清政权而言,上至光绪皇帝(慈禧太后除外,人家的权力可以无限制使用),下至微末小吏都要绝对遏制权力欲望,这不仅关乎自身身家性命,还关乎整个王朝的命运。

当为今世为官者戒!当为今世为官者戒!当为今世为官者戒!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强调三遍!

好了,解读完了“权力”,李鸿章还要回到盛宣怀最初的问题——他为什么不愿追究军舰走私。

“张香帅大才,以为文章千古事,一支笔可以指导天下苍生,或许他可以做得到。但是一个干实际事的人,一手不能遮天。我的恩师增文正公,一手锦绣文章,一生经世致用,可他能影响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我也只能学德他老人家一点皮毛啊。”

这里,有人认为是李鸿章对张之洞的贬低,如果是贬低,就不会有“张香帅”之敬称;李鸿章强调的是文人治世和实干救国的巨大区别。《走向共和》的主题思想是什么?不就是社会的发展、民族的强盛不在于一座铁厂、一所大学的建设,而在于意识形态的根本性转变。李鸿章认为张之洞这类文人才能实现这个目的,自己则不行,只能按照曾国藩的为人治世之道,尽可能多地影响身边人,扶持身边人,并以此为基础向外无限延伸。

也就是说,李鸿章将自己是视为火把,尽可能地照亮别人,可如果别人就愿意躲在黑暗中,他也就无能无力了!

一手锦绣文章,一生经世致用的曾国藩,尚且做不到完美;李鸿章既然已经完成了对北洋将领们的敲打和激励,已经尽可能地将火把烧旺、举高了,就算明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邓世昌,就算明知道北洋舰队杜绝不了走私情况,也就只能如此了!

(文章仅依据电视剧《走向共和》的演绎情节展开,不以真实历史为依据,烦请读者辨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